<strong id="tvvsd"></strong>
  1. <legend id="tvvsd"><i id="tvvsd"></i></legend>

    <track id="tvvsd"></track>

      武漢課件制作公司

      武漢動畫課件制作博山爐的故事

      主頁 > 動畫制作 > flash動畫制作 >

      flash動畫制作 mg動畫制作 三維動畫制作

      播放:70

      發布時間:2021-02-20 17:43

      武漢動畫課件開發制作博山爐的故事。本動畫課件制作腳本設計客戶提供,動畫人物制作,動畫場景設計來做鸚鵡洲

      【畫面1】:博山爐全景展示
      【齊爺爺】:現在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常常有這么一個現象,在屋里啊,點一支香或者噴點香水。出門的時候呢,在身上也噴點香水,為什么呢?一方面是要美化環境,改善自己的氣味,另一方面表示什么呢?表示對他人的尊敬。那么古人,我們的祖先,他們是怎么做的,他們懂不懂得,也美化下生活呢?今天呀,我們就欣賞一件兩千多年前人們用的香爐,今天說的這個香爐叫博山爐,或者叫錯金博山爐。
      【Professor】:This is the famous Boshan incense burner. It’s decorated with gold, which looks really nice.
      You know what?  With this incense burner, both clothes and the house could smell so good.  It seems our ancestors really knew how to enjoy life! 
       
      【畫面2】:各種香料
      【齊爺爺】:當時人們使的香料啊還真不少,知道名字的有十幾種,都是草本植物,比如有香茅或者香茅草,蕙蘭,花椒,辛夷,茱萸等等。除了中國的這些,還有來自國外的,什么冰片,蘇合香。
      【Professor】:As we learned in class, China’s communication with other countries greatly improved because of the Silk Road. The Silk Road began during the Han Dynasty, so many spices were introduced to China.
      Grandpa Qi, what I find most interesting is that these spices, from more than 2,000 years, were recently found and still preserved after all that time. 
      (畫面要有瑞思課件的七大洲四大洋課件截圖,顯示絲綢之路。)
       
      【畫面3】:古代香囊及人們佩戴香囊的位置
      【齊爺爺】:那現在說說古人怎么用香料。把香料啊裝進一個小口袋里面,這個呢叫香囊,里面擱的香料。這個香囊呢,有的掛在臥室的蚊帳里面,有的放到懷里邊,或者呢,放到腰里邊。這個香囊是用絲織品做的,他還有個名字,叫容臭(音xiu)。也就是古人呢,他把這個用香提到什么高度呢?提到禮儀的高度啊,是種禮儀的表現,對他人的尊敬。
      【Professor】:Yes, back in those times, it was said that when people go to meet their elders, they should wear small bags that smell good. They should also do this when leaving the house. Doing this shows respect for others, society, and nature.
       
      【畫面4】:博山爐細節展現
      【齊爺爺】:說完了用什么香料,怎么用香料,那么下面要說說這博山爐了。咱們大家呢,從底座看起。這底座下面大家看,最挨著地面的部分相當象征什么呢?象征波濤洶涌的大海,在海中飛出了三條蛟龍,它們的頭正好托住像碗一樣的爐盤。

      評論

      發表評論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1. 最近發表
      標簽列表
      宾馆约不太愿意少妇对白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